您当前的位置:太原脑瘫医院 > 自闭症 >

医院导航

健康热线

门诊时间

08:00 - 17:30

医院地址

太原市迎泽区桥东街5号

自闭症如何让我找到自已?

文章来源 : 太原脑瘫医院

  人们非常抗拒多样性,所以他们想尽办法把一切事物分类到小盒子里并贴上标签,”十六岁的罗西·金说道。她是一个勇敢、自豪的自闭症患者。她想知道:为什么每个人都担心沦为普通人?她为每个孩子、家长、老师,和其他追求独一无二的人敲响了警钟。这是对人类多样性潜力的高声宣誓。

  我们需要关注这些渴望交流但不知道如何分享的人,我们需要用较大的爱与包容去张开双臂给他们一个温暖的拥抱,同时我们更需要尊重他们的选择和对这个世界的看法。

  我还没有告诉很人一件事,在我的脑海中,会有成千上万的秘密词语,在同一时间涌出。我是一名自闭症患者。

  人们一般在诊断自闭症时,都会有很详细的描述。但是现实是,每个自闭症患者都会有完全不同的情况。举个例子,我的弟弟,他是一名严重的自闭症患者。他不能使用语言,他不能说话。但是我却喜欢说话。人们经常把自闭症和只喜欢数学、科学联想在一起。但是我知道很多自闭症患者,他们都喜欢创新。但那只是刻板印象,而所谓的刻板印象大多时候都是错误的。举个例子,很多人听到自闭症时,会立刻联想到电影《雨人》。大家都认为每一个自闭症患者都是电影里的“达斯汀·霍夫曼”,但这不是真的。

  而且也不是只对自闭症患者,对LGBTQ(男、女同性恋、双性恋、跨性别和对性别有疑问)也这样,对女人、有色人种也有刻板印象。人们很害怕不同类型的人,所以只想把任何东西放在一个“小盒子”里,再把这个小盒子上贴上特定的标签。这其实是现实中发生在我身上的我谷歌了一下:“自闭症患者是……”然后出现了很多建议猜测你接下来要打什么字。我查了查,第一条出现的是“恶魔”,那是人们每当想起自闭症患者,第一个想到的事。他们知道。

  身为自闭者,我可以做的其中一件事,因为自闭是能力而非残疾,我有很生动的想象力,让我来解释一下。就像我经常走在两个世界一个是真正的世界,我们共享的世界。还有一个就是我脑海中的世界,而我脑海中的世界比真正的世界要更加现实。就像,我很容易就能放松我的大脑,因为我从来不把我自己逼到那个小盒子里。那是身为自闭症患者较好的一件事。你不需要敦促自己这么做。你会找到你想做的,然后找到一个方法去实现它。如果我把自己逼到那个“盒子”里,我就不会在这里,我也不会成就我现在拥有的一半。但是还是有很多问题。

  身为自闭症患者所产生的问题,有很多人的想象力过度丰富了。学校虽然也是一个问题,但是自闭症患者要每天跟老师解释,他们的课堂是莫名的无聊,他们的注意力一般不在课堂而在自己的世界里秘密避难,也成为了一个大问题。还有,当我的想象力控制住了我,我的身体就没有主人了。当一些很激动人心的事情发生我在的内部世界时,我就开始跑,我就前后不停地晃,或者甚至尖叫,这样可以给我很大的力量。但我也需要一个地方去释放那些能量。

  我从小就这样,从我是个小女孩开始。我的父母认为这样很可爱,所以他们什么也没说。但是当我上学之后,他们不认为这样是可爱。他们不想和一个在代数课上突然尖叫的女孩做朋友。但是现在都不经常发生了,但是还会有人不想和一个自闭症女孩做朋友,不想和一个不能把自己装进那个贴着“正常”标签小盒子里的人做朋友。但是对我来说都没关系,因为物以类聚嘛,所以我能找到那些对我真诚的人,然后和那些人交朋友。

  但是当你想一想,什么是正常?正常的意思是什么?想象一下,如果你收到较好的表扬是:“哇,你真的很正常。”但是真正的表扬是“你真的很非凡”,或者“你突破了常规”,“你真的很惊人”。所以如果人们想成为这样的人,为什么他们还在努力成为正常的人?为什么人们要把自己的个人才华倒入一个模具中?人们很害怕各种不同的人,所以他们尝试逼迫一些不能或不想成为正常人的人去变正常。有很多LGBTQ的人或者自闭症患者都尝试把自己变正常。而这才是让人害怕的。

  总之,我不会和任何人交易我的想象力和自闭症。正是因为我的自闭症,我出现在英国广播电视台的纪录片里,我也正在写一本书。我在做这些很奇妙的事情,然而这中间较好的一件事,就是当我想到我成就了什么,就是我找到了可以和我弟弟妹妹沟通的方法。而就像我刚才说的,他们没有说话的能力。但是很多人都放弃了那些没有语言沟通能力的人。这样很愚蠢,因为我的弟弟和妹妹是你能想到较棒的兄弟姊妹。他们是较棒的,我也很爱他们,我世界上较在乎的就是他们。我要给你们留下一个问题:如果你无法了解到一个人在想什么,无论是不是自闭症患者,不要惩罚一切不正常的东西,何不庆祝他们的独一无二?何不为他们每一次绽放想象力而欢呼?

太原天使儿童医院 版权所有

医院地址:太原市迎泽区桥东街5号

网站信息仅供参考,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,就医请遵照医生诊断